卦象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古代当村长 > 第160章 戏班
    小姑娘现在看起来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梁思思于是就温言安慰,不过这件事情, 其实她能够起到的作用有限, 最后还是要小菇自己想通才好。

    小菇心中确实不怎么舒服,主要是经过小村长的分析,她晓得了他们的口罩原本是可以卖出更高的加钱的, 只是因为她的决策失误,才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哪怕是没挣到什么钱,对于小菇来说,他也知道自己能够从中学习到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的价值并不比那些钱财要少,当然要是能够挣到更多的钱自然是最好的。

    她起码从中得到了经验,但是她的那些小伙伴们,才是真的只挣到了一点零花钱。

    这才是小菇现在难受的最主要原因。

    她的小伙伴们在她身上寄托了很多的信任,但是明显现在, 她觉得自己辜负了这些信任。

    她深呼了一口气, 勇敢的看向小村长:“小村长我知道了!我也记住这次的教训了, 下次再面对这样的情况, 我一定会慎重考虑, 绝对不会再这么轻易的下决定。”

    其实决策失误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小菇只在卖口罩的第一天进了城,后面就没再过去了,只是单纯的凭借口罩销售数量来采取决策。

    反正, 她记住这次教训了。

    梁思思满意的点头:“你明白就很好了, 反正你现在年纪还小, 以后还有很多的机会,不必因为这次的失败而失落。”

    小菇挑挑眉,抿了抿唇, 露出一个有些倔强的表情:“谁说我们就一定会失败了?也不一定吧?”

    梁思思看向小菇,她好像又重拾起了一点的自信心。

    小菇:“原本今天没有过来找小村长你的话,我明天就打算让最后一个货郎也撤出了,毕竟虽然现在还能够卖出去一些口罩,但除去本钱之外,基本上挣不到什么钱了,还不够累的呢。”

    “但是小村长你的话启发了我,我觉得虽然现在说起来晚了一点,但是若是将售卖的重点转移到带花的口罩上面,也还是能够挣钱的。”

    “毕竟,之前大家做不了这样子的口罩,现在大家也一样做不了呀。”

    “那些愿意花钱,想要买好看口罩的人,肯定也不会改变自己吧?”

    “不过,口罩上面的花样确实可以再更新一些,原来重点没放在这里,所以上面的花样多多少少重复的有些太多了,可以再多准备一些。”小菇信心满满的说道。

    小村长都说到这里了,小菇觉得这生意仍旧是可以继续做下去的,接下来可能没有刚开业的那两天挣钱,但也觉得要比现在好。

    梁思思忍不住笑出了声,她摇了摇头:“算了,你可真是个小财迷,想去做就去做吧,照你的话说,应该还能再挣上一些钱。”

    甚至是,如果要是做得好的话,给这些顾客们留下良好的印象,这未必不是一个能够长期做下去的生意。

    不过今年还好,等明年这个时候,肯定就有嗅觉灵敏的商家加入进来,小菇年年若是还想再做口罩生意,估计要费上不少心思。

    不过,就像她之前想的那样,既然已经决定把这件事情全权教授给这些小孩子们来做,她此时自然也不会插手。

    小菇心中有了新的计划,迫不及待的就想回去尝试,跟梁思思说过以后就打算走了。

    就在她打算出门的时候,梁思思好像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就算是这两天注意力放在做生意这件事情上,也可以稍微看一下咱们村子。”

    眼看着不知不觉的,冬天就已经过去一大半了,梁思思仔细想了想,这么长一段时间,整个村子里,除去小菇做生意之外,竟然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事情。

    梁思思盘算着时间,好像再过不久就要到腊八节了,她打算在村子里举办一次集会。

    甚至不仅仅是腊八节这一天,也是以后每个月的这个时候,形成固定的时间,这会有利于大刘村愈发成为附近村子的中心。

    这可不是梁思思在胡说,是有依据的。

    许多的集市,都有着逢五逢十赶集的说法,这就是因为,每到集日这一天,这些集市就会聚集大量的卖家。

    有了卖家,自然也就会有买家过来,如果再固定到某一天,久而久之,大家心里就会形成固定的印象。

    这个地方人会比较多,也比较繁华,想买到的东西在这里基本上都能买到……最后,这些集市,多数都成为了镇子,还有一小部分,虽然没有成为镇子,也会变成相对繁华的一条街。

    梁思思从前并没有深入研究过这个,也不清楚这些集市在最开始,到底是人为聚集的,还是大家自发形成的。

    不过现在她打算做的就是,人为打造这么一个集市。

    那么什么东西最吸引人的注意力呢?在这个娱乐匮乏的年代,当然是各种各样的戏班子了。

    在前几年战乱的时候,不仅仅大家的吃穿住行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娱乐行业受到的打击其实更大,依照刘全众的说法,以前怀安县是有好几个戏班的。

    这几个戏班之间还有竞争关系,有时候他们会到怀安县下属的各个镇子里进行演唱,从而获取人气。

    刘全众语气之中带了一些回忆:“我还记得呢,当时咱们大刘村发展的正好,县里面就有一个戏班子来到了咱们这儿,就在路边上咿咿呀呀的唱着。”

    “那回咱们大刘村聚集了好多好多的货郎,当时的我甚至怀疑,整个县城的货郎都来咱们这边了,不过当然,这只是小时候的想法罢了。”

    “不过,那次集会带来的也不完全都是美好的回忆,除去聚集来的货郎和村民之外,那次集会还来了一些拍花子,当时咱们村子是第一次举行这么重大的集会,也没什么经验,那一次,就丢了两个孩子。”

    “一个男娃娃,一个女娃娃,我还记得,那个男娃娃比当初的我还小上好几岁,女娃娃跟我年纪一样大。”他叹息着说道。

    梁思思的表情不由得变得严肃起来,心里想着一定要更加重视安保工作。

    其实本来她就想到了这一出,她隐约的意识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现在通过当事人的描述,梁思思不由得更加重视。

    刘全众看向小村长:“好好的,你问这件事干嘛?”

    梁思思脸上带着笑:“这冬天,天冷得很,只要没活干,大家都在家里闷着,不愿意出来,我想着总这么过日子,也不是一回事儿。”

    “再过上半个月,不就是腊八节了吗?正好,咱们村子的账上,这些日子又攒了一些钱,我就想着,要不要去县城里请一个戏班子,来咱们大刘村唱唱戏。”

    “也算是给咱们的生活,增加一点滋味,不过要是请戏班子来咱们这唱戏的话,附近村庄里的人肯定会过来看热闹,照你刚才的话说,这一点肯定是要特别重视的。”

    刘全众立马就做了起来,眼神发着光看向小村长:“你打算去请戏班子来咱们村唱戏?那感情好呀。”

    他不禁想到了当年的热闹场面,微微有些期待的样子。

    除去刘全众,梁思思还问了村子里其他村民们的意见,大家对此态度都是特别赞同,说实话,现在的日子,安逸确实是挺安逸的,就算是这样过一辈子,他们也不会觉得不耐烦。

    只不过有时候确实会觉得有些无聊,人在满足温饱的情况下,总是会期待有更多的娱乐生活,期待增加精神上的快乐。

    梁思思一直都有特别注意这件事情,所以在教授村子里面的人识字,相较于其他村儿,其实大刘村冬天的生活也算不上无聊。

    毕竟他们还有活要干,还有字要识。

    其实这个冬天,说起来过得很快,梁思思做了不少事情,比如说修路,比如说建宅子,再比如说修建学堂,甚至还有指引小菇做生意。

    但梁思思显然并不满足,她恨不得自己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才好,这不,刚没事儿几天时间,她就又觉得无聊了。

    这就是有一个喜欢折腾的村长的好处了,对于大刘村的村民们来说,他们好像永远不用担心自己在村子里面没有事情做。

    梁思思刚表露出这个意思,很快,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小村长打算请一个戏班子来村子里唱戏了。

    好家伙,那可是一件热闹事儿啊。

    一时之间,原本就有些心思想要做生意的人蠢蠢欲动,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啊,要不,就小小的尝试一下?

    在那些戏班子来的时候,他们大留村肯定会来特别多的人,到时候小小的做一下生意,能挣到钱自然很好,挣不到钱,往后就安安稳稳的在村子里干活算了。

    梁思思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打算,继大刘村的人全部都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很快,附近村子里的人也差不多都知道了。

    毕竟本来现在来大刘村的外村人就很多,这件事情又很快取代了小菇做生意这个话题,成为了大刘村村民最热衷于讨论的事情。

    他们从来没有特地避开外村的人进行讨论过,于是其他村子的人很轻易的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感觉村子里的人大多数都是赞同自己这个决定的以后,梁思思终于去了县城,打听起了城里的戏班子。

    依照众叔的话,县城应该有好几个戏班子才对,但其实并非如此,刘全众所说的好几个戏班子,那是在战乱之前的事情了。

    战争开始以后,许多戏班子相继解散了,毕竟到处都在打仗,戏班子也没了赖以生存的收入,班主们养不起自己的戏班子,最后只能解散,让大家去各寻生路。

    如今的怀安县,总共也就两个戏班子,看起来人也不是特别多,梁思思挨个去考察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