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象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卡牌人生[重生] > 第193章 第 193 章

第193章 第 193 章

    谭星泽的身手出乎意料的好, 此刻的爆发力甚至不逊于叶奇逸的极速爆发,只是几个来回, 司肆立马就落在了下风。

    司肆本来就不是偏战斗的人员, 他的身手在十恶不赦最初的十个人里,属于偏倒数的位置,对付一般的高手还能应付应付, 但是对待顶级的高手,基本讨不了一点好。

    而谭星泽很少暴露自己的战斗天赋,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身手会高到这种程度,当然这并不是他刻意隐瞒, 而是他基本用不上自己出手。

    司肆在绿沙嘴的时候就知道谭星泽身手很好,但是他不知道这个人身手能爆发到这种程度。

    只是几个交手,他就被压制住了。

    当然,他不承认是自己技不如人,只觉得是他被出其不意的攻击, 加上他自己无意伤人, 所以落了下风。

    并且, 他到现在都没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但是这不妨碍他喊人求救, 而这个被喊的对象正是叶奇逸,“少主,救命啊!快把你家男人栓回去。”

    暗处盯梢的人本来在他们打起来的那一刻就发现了不对, 已经有几个人朝着这个方向赶来了, 甚至还有人准备联系肖晖等人了。

    结果这会儿听司肆这么一喊, 几个人就感觉有点不妙了起来。

    然后这点不妙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因为他们看到有一个人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然后一个巴掌直接按在了司肆的嘴上, 冷冷的喊道:“闭嘴,你个花蝴蝶。”

    叶奇逸从两个人莫名打起来后,理智再次上线了,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谭星泽突然冲了出去,但是他却知道这两个人打起来势必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他之前是因为大意才没有注意到司肆的靠近,但是这会儿人冷静下来了,自然能清楚地感受到周围的暗哨已经朝这个方向赶来了。

    偏偏这个时候,司肆还囔囔了起来,一副嫌热闹还不够大的模样,如果让司肆继续囔囔下去,他可以想象今天以后,他在基地里会遇到一些什么目光了。

    所以他连忙一个疾步冲了出去,堵住了司肆的那张嘴。

    只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发现迟了,因为周围有好几个暗哨看着他们三个,面面相觑。

    并且,叶奇逸此刻的样子,实在是暴露出他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衣服有些凌乱还可以解释,头发有点乱跑也能掰一下,但是嘴唇红润成那样,怎么也不能说自己咬出来的吧。

    谭星泽立马就注意到了叶奇逸的情况,然后闪身到叶奇逸面前,替他挡住那些好奇的目光。

    司肆这是还被叶奇逸捂住嘴,只能一脸委屈的表情看着叶奇逸,似乎对他堵嘴的行为非常的难过。

    叶奇逸敢打赌,司肆这家伙这会儿绝对是演的,这家伙就是不嫌事大。

    兴许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后面绝对反应过来了。

    叶奇逸整个头大了,他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他向来是秉着只要自己不尴尬,别人就尴尬不到他的原则,但是在这刻,他真心做不到自己不尴尬了。

    一个暗哨咂巴了一下嘴,然后秉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还是开口问了一句,“少主,司哥,几位是有什么误会吗?”

    叶奇逸捂脸,咳了咳,挥手,“没事,这里没事,你们可以先回去了。”

    他赶人的意思相当明显。

    几个暗哨对视一眼,一溜烟地赶紧溜了。

    近距离看了少主的八卦,不知道会不会被k,快溜快溜。

    不过这些人一边溜,一边脑海中回想起刚刚的情况,然后心中暗叹,少主他们这也太不挑地方了,司肆也太没有情调了,居然做了一个这么大的电灯泡。

    暗哨的人走了后,司肆也见势不妙,也准备溜,只是要溜之前,他又看了一下尴尬地目光游离的叶奇逸以及定定地只看着叶奇逸的谭星泽。

    他心中一惊,这两个人不会等他走了后,又抱到一起去吧。

    司肆越看越觉得有可能。

    此刻的谭星泽就如同一头饥饿已久的凶兽一样,目光里除了叶奇逸,什么人都放不进去。

    那不行不行,他可知道,他家少主和这小子最多属于暧昧时期,关系都没确定,想要牵手亲亲抱抱那是做梦。

    明明在不久前,司肆还是推崇那种睡觉自由,人生怎么快活怎么来,但是这会儿到了叶奇逸这里,就开始给他们要求这要求那的。

    并且更让司肆担心的是,他很怀疑,谭星泽会趁此机会表白,现在这种气氛下,他觉得非常有可能,而叶奇逸会被谭星泽迷惑到这里接吻,可见他今天脑子不太清醒,在这种情况,搞不好谭星泽一表白,叶奇逸就顺其自然的接受了。

    这么美的事,谭星泽想都不要想。

    其实,司肆一开始并没有要打扰别人谈恋爱的想法的,毕竟打扰别人谈恋爱是要遭雷劈的,只是谭星泽刚刚那几拳可把这个睚眦必报的小心眼男人给惹毛了,所以这会儿,他脑子里构想得都是怎么让谭星泽目的泡汤这件事。

    他沉思了几秒,美眸一转,开始非常不看气氛地道:“少主,你还不去休息吗?你似乎两天都没有睡觉了吧。”话题转的生硬,但是胜在有用。

    他计算过1号屋到湖心岛的距离,按照路线来算,叶奇逸是有时间睡觉的,但是毕竟叶奇逸这次回湖心岛是有要事的,所以他推测叶奇逸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休息。

    这一点从叶奇逸面容上的那点疲惫感就可以看出来。

    叶奇逸是不输于肖晖的天才高手,身体机能比一般人都要强,但是尽管这样,都还是露出了几分疲态,只能说明这一趟叶奇逸确实很辛苦。

    他这个时候提起来,当然不是说特意劝叶奇逸去休息,而是想要刺激谭星泽的心态。

    很明显,他的刺激是有用的,在谭星泽这里,叶奇逸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全部都可以靠边。

    所以他这会儿正对着叶奇逸,自然得帮他整理一下衣裳和头发,温和地劝道:“对,奇逸,你先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睡醒了再说。”他的目光里全是温情,似乎并不怕叶奇逸明天那点感情又缩回了原处。

    “泽哥,我”叶奇逸下意识想要开口。

    谭星泽看着叶奇逸眼角下的黑眼圈,眸光一暗,道:“去睡觉吧,我会一直等你的。”他的温和里带着的是纵容,他允许叶奇逸今天逃避今天的事情。

    叶奇逸欲言又止,他觉得自己不该什么都不说就这么走了,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他现在的脸还很红,整个人还正处于比较混乱的状况。

    弄不清楚刚刚的事情为什么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他刚刚本来是要把匕首给谭星泽的,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被谭星泽亲了。

    本来被一个男人亲了这件事应该会引起他的排斥的,但是他并没有,相反他还因为这个吻顺带发现自己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喜欢谭星泽的。

    结果还没来得及感叹他这突然明了的感情,就被司肆这么给暴露在了大众之下。

    这让他本来就有点无法思考的脑子更加混乱了。

    他不知道现在应该是该和谭星泽聊一聊,还是让自己先冷静一下。

    这个时候,偏偏身边这两个人给了他一个选择,让他赶紧去休息。

    大概是谭星泽的这份温柔太过让他安心,所以他心中的天平也下意识地选择了先冷静了一下。

    叶奇逸垂眸看了看手中还没送出去的匕首,不再纠结,将匕首放到了谭星泽手中后,他干巴巴地笑了一下,“那我先去休息了。”

    谭星泽点了点头。

    司肆更是笑得一脸高兴地和他挥手拜拜。

    叶奇逸看到司肆就又想起刚刚那尴尬的一幕,他身体的热意还没有退散下去,这会儿又有点恼羞成怒了起来,他横了司肆一眼,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然后一溜烟的溜走了。

    谭星泽目送叶奇逸离开,直到再也看不到他身影后,才目光冷冷地看向司肆,问道:“你想做什么?”他不会单纯的认为司肆刚刚的话是无心的,那是特意说给他听的。

    司肆却优哉游哉地伸展了一下身子,一脸幸灾乐祸地道:“谭星泽,你想就这么追到我们少主,少做白日梦了。”

    谭星泽皱起了眉头,“我和奇逸的事情,没有你插手的空间吧。”

    司肆无辜的摊手,微笑道:“是啊,我是没有,但是我们老大可以吧。”他笑呵呵的搬出了肖晖。

    谭星泽冷笑了一声,“肖晖并不会有你这样的恶趣味。”他和肖晖打过几个照面,所以勉强还是算了解一点肖晖的个性,虽然肖晖是徒弟控,但是却并没有反对他接近叶奇逸。

    司肆跟着冷笑了一声,“恶趣味?哼,这可不好说,今日不同往日,现在少主继承了十恶不赦,而你是军方的人,你们两个已经是对立的关系了,你觉得老大现在会希望你们在一起吗?”

    当然,实际上,这是司肆瞎掰的,他从肖晖和谭星泽第一次见面就知道,其实肖晖是还蛮看好谭星泽这个人的。

    肖晖现在毫无疑问是一个徒弟控,这样的人却认同谭星泽的靠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谭星泽是真的对叶奇逸很好。

    只是那都是肖晖内心的想法而已,肖晖肯定没有实际说出来过,所以这会儿司肆可以尽情瞎掰。

    并且,他又不是看肖晖的想法才这么玩一下的,他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意识这么瞎搅和的。

    可惜司肆对谭星泽的认识有那么一点点的错误,谭星泽虽然以前是军校生,后期也和军方有合作,但是严格说起来,他并不是军方的人。

    他这次出现在e区执行任务,其实只是个人委托而已。

    所以,和叶奇逸对立的关系,一开始就不存在。

    这会儿,谭星泽没有理会司肆的这些挑衅,只是淡淡地瞥了司肆一眼,攥紧了手中的匕首,丢了一句,“幼稚。”就招呼都不打,直接转身离开了。

    司肆顿时一怔,谭星泽的反应有点不太符合他的期待啊,难道谭星泽知道他在瞎掰?

    越想越觉得可能,那他刚刚不就是白演戏了?这么一想,司肆顿时心情不美丽了,哼哼地也准备打道回府。

    刚走到没几步,他突然身体一顿,改变了方向,走向了走廊侧面躲着的人,问道:“三哥,你怎么在这里。”

    彡三依旧是淡然的样子,看着他,冷冰冰的道了一句,“看你耍宝。”

    “你”司肆一噎,本就不太美丽的心情更加糟糕了,不过他向来对彡三有应付的办法,所以他心中一动,话音一转,装模作样地哀呼了一声,捂住了被谭星泽擦过的肩膀。

    论演戏,司肆是让叶奇逸都佩服的存在,明明按刚刚的发展来看,他不太可能受什么重伤,但是偏偏他演得好,痛苦的表情,配合这肢体的不协调,看起来好像真的受伤了一样。

    “你怎么了?被伤到了?”彡三原本平静的表情立马变了,整个人也紧张了起来,上前扶住司肆的身体。

    “谁叫有些人,明明在这里偷看,却都不上去帮我一下。”司肆却并不说明自己的情况,反而阴阳怪气地嘲讽了起来。

    “抱歉。”彡三脸色一暗,开始道歉,其实他并不是一开始就站在这里的,他是在他们打架已经开始后才发现了这边有端倪,当然他也是第一时间选择了赶了过来,可惜司肆和谭星泽的战斗在叶奇逸的干扰下迅速的结束了。

    而他也因为发现了叶奇逸和谭星泽的事情而选择了暂避开来。

    他原本看司肆那生龙活虎的样子,以为他没事,没想到他居然有被伤到,想到这,他整个人都担心了起来,看着司肆,问道:“要不要去找医师来看一下。”

    司肆享受完彡三的小心呵护后,被谭星泽气到的那股郁气一下子消散了很多,所以他这会儿又直起了身子,活动了一下身体,笑得花枝招展的,“不好意思,我又骗你了。”

    说完,挣脱开彡三的手,优哉游哉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就是享受这种戏弄别人的快乐。

    彡三:“”

    彡三被司肆这样骗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但是每次都还是会上当受骗,这会儿他看着司肆稳健的步伐,端倪了好一会,才确定司肆是真的没事。

    他心中一颗大石落下的同时,又是感觉被梗了一口气。

    心中想着下次再也不要被这个二货骗了,但是实际他自己也知道,他下次极有可能还是被骗。

    -

    叶奇逸和谭星泽他们分开后,就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毕竟才发现这样的一件事情。

    结果,他刚躺在床上,就感觉困意袭来,睡了过去,可见他的疲劳程度确实不浅。

    相比之下,另一个当事人就比他混乱得多了。

    谭星泽坐在房间里,目光定定地盯着手中的匕首,手指一点一点的划过匕首的每一个角落,似乎这样就可以感受到锻造人在上面留下的气息。

    他今天太激动了,内心的情绪让他的理智和隐忍都溃不成军。

    暴露出他内心的强烈渴望。

    一想到这,他就似乎又感觉到那一刻身体的炙热了,在他的计划里,亲吻这种事情绝对不应该排在他向叶奇逸表明心意的前面,所以在他靠近叶奇逸的时候,他给了叶奇逸躲避的时间。

    只是叶奇逸没有拒绝和躲避的行为实在让他太过欣喜了,所以才导致他情绪一发不可收拾。

    只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和叶奇逸说出那句话,表明自己的心意,司肆这个烦人精就打断了他的话语,强硬地分开了他们两个人的空间。

    一想到这,谭星泽就嫌弃地啧了司肆一声。

    不过在这种时候,他也就最多给司肆一秒的嫌弃时间,因为剩下的时间,他都沉浸在了今天的惊喜当中。

    他躺在床上的时候,都还在一直痴痴地打量着匕首,享受着这份如同美梦般的愉悦,直到最后,他就抱着匕首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