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象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西游]又是我,猴哥搬来的救兵 > 第79章 第79章 奖励

第79章 第79章 奖励

    敖摩昂再一次被留下, 他轻车熟路地过去,备好笔墨:“霜风, 昨天我们讲到丹道, 今日我们讲到符箓了吗?”

    米霜风见他不急不缓地打开书,香炉里的琥珀安神香没了,他还有闲心续上点燃, 心想,她是不是对他太好,他这么飘?

    “你今天过来,不认错吗?”米霜风故意板着脸:“你搅乱课堂,想让我怎么罚你?”

    “摩昂何错之有?”敖摩昂反问一句, 坦坦荡荡地直视着她:“你的这种教学方式,让他们不拘一格, 陈述观点, 观点交锋,必有矛盾。三清圣人和西方诸位佛祖时常交流论道,他们吵架的样子,想必你在灵山的时候也见过不少吧?这些人足足有十几万之多, 吵不起来才不正常。”

    “所以你就故意挑拨,引发对立?要是他们打起来,岂不是弄巧成拙?你提前也不和我说一声?”他们之间门会有冲突也是米霜风预料到的,但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若是让他们死气沉沉地听课, 没有交流没有思考,她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听进去多少。

    玉帝想要整肃纪律, 光规范他们的言行是不够的,所以她还向马灵官申请了经史典籍。玉帝看了马灵官提交的她的策划书,明白她的意思, 干脆请三清亲自动手编撰一套新书。

    后面玉帝同意如来的请求,估计也是存了让他们吵起来的心思。

    想要真正规范神仙的言行,让他们自觉履行职责,守护人间门,而不是仗着身份就不好好控制自己的欲念,作恶妄为,就要引导他们继续修炼身心。

    心思清明,则心魔可破。

    “他们还是知道分寸的,前一晚没有好好准备功课,今天被我突然发难,哑口无言,却也自知理亏,不敢妄动。最重要的是有霜风在,你聪明能耐又厉害,他们忌惮,打不起来。”敖摩昂笑道。

    当然,他之前的问话也很注重尺度,就是到了昴日鸡这里夹带一点私心。

    米霜风突然被他夸赞,猝不及防,眼睛瞪圆:“你倒是能说得头头是道。不过你什么时候学会油腔滑调了?嘴还真甜。”

    “当然是为了向你讨个奖励。”

    “奖励?”米霜风摸不着头脑:“说了那么多,你最后还是扰乱课堂了,我还没想好怎么罚你,你还好意思要奖励?”

    “这都是正常的课堂互动,怎么能说是扰乱纪律?”敖摩昂不以为然:“我冒着得罪别人的风险,帮你活跃气氛,课堂里能真正探讨到有意义的东西,还算不上居功至伟吗?”

    他撩开香雾,殷切地望着她。

    米霜风默默别开眼,不去接触他的眼神,不过听他这么一说,她心想也对,他这么做会说不定会引来怨恨,她要将这行为合理化。

    “奖励你可以,不过奖励你什么由我来定。”

    敖摩昂点点头:“你说。”

    “我们这个进修班的班长一职就交给你了。”米霜风一笑,她现在没有攒下什么宝贝,穷得很,摩昂找她要奖励,只能让他一面风风光光地当个“小领导”,一面兼职给她打工。

    “班长是什么职位?”敖摩昂一脸疑惑。

    米霜风狡黠地笑道:“就是协助我管理他们这十几万人,进修班里地位仅次于我。这样你提问他们,合理正当,他们就没有借口跟你作对了。而且目前还没有进行第一次考核,你表现最突出,一个人舌战僧道两家,少有人能匹敌,班长一位交给你理所应当。”

    说完,米霜风偷偷看他一眼,他高高兴兴地接受了,十分重视班长一职,还郑重地保证不辱使命。

    米霜风暗中松了一口气,看来和上次通灵仙器给他管理员一样,他并没有发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对不起,摩昂,没能给你物质上的奖励,辛苦你做事了。

    敖摩昂当即认真起来,打开书册,详细备课,一副任重道远,呕心沥血的样子。

    米霜风会心一笑,她怎么觉得这条龙忽然有些傻得可爱?

    她拿出一方小盒子,递到他面前:“你打开看看。”

    敖摩昂将锁头取下,一打开,看到里面有两颗散发着橙红色光芒的珠子,各用一条红绳串着。

    他一愣,霜风经过孙悟空的指点,练成上乘神功,自行悟出六壬神光,太阳真火则成了她酝酿六壬神光的本源力量。

    这两颗珠子很显然是她以内丹的太阳真火炼制,用六壬神光雕琢而成。

    “都是给我的吗?我只用一颗就好了。”这珠子炼制不易,对她而言也很珍贵,敖摩昂轻轻拿起其中一颗,顿觉耳目清净,六神无扰。

    “难道你忘了吗?”米霜风无奈地看着他:“明天不就是你父亲的生辰?另一颗是送给他的贺礼。我明天只能在中午休息的时间门过去,时间门匆忙,未免遗忘,只能先交给你。”

    敖摩昂也想起父亲寿辰一事,面露窘迫,将另一颗珠子收起来:“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不用。”米霜风笑道:“明天你不用刻意等我,允许你放一天的假。佩戴着这珠子能帮你们清理识海里面的荒芜杂乱,稳固心神,正适合你们父子。”

    敖摩昂将珠子佩戴到脖子上,珠子表面光华流转。

    “我戴着的珠子好像多了些。”敖摩昂忽而道,他伸手解下脖子上的另一颗白色龙珠,这与敖烈身上那颗一样,是从西海的定海神珠上炼制出来的。

    “这一颗龙珠对我没有多大用处,你可以拿着它玩耍,戴上它也能够在五湖四海中通行无阻。”敖摩昂笑道:“我给你戴上?”

    说着,没等米霜风拒绝,他便撩起她的头发戴到她脖子上。米霜风一惊,不由得按住他的手:“听说你们龙子身上都有,你随意送出去,没问题吗?”

    敖摩昂摇摇头:“你当做普通珠子就好,也就我父亲喜欢龙珠,当作宝贝一样护着。”

    米霜风想起之前将敖烈的龙珠借走那么久都没问题,他又执意要送,便没再推拒。

    看到她收下,鬼鬼祟祟躲在玄关处的敖姗心里的一颗石头也替自己大哥放下。

    她和二哥意欲刺探大哥的情况,便偷偷回来,用法宝隐身,进入教习室,正好看到他们互相赠送宝珠的一幕。

    敖姗恍然大悟,原来她们都白替大哥担心了,而且好像还到交换定情信物这一阶段。

    她心中胡乱分析一通,骤然感受到敖摩昂望过来的目光,她心中一跳,怕被抓住,连忙拉着二哥便往外跑。

    翌日,众人对待课后作业再也不敢敷衍了事,一个个铆足了劲儿,挺胸抬头地走进教习室,打算一展才华。

    然而敖摩昂请假了。

    于是乎他们都捶胸顿足,是他们消息滞后了,那些受邀去西海赴宴的竟然也不提醒他们一声!

    紧接着,米霜风宣布敖摩昂成为班长以及班长的职责。

    众人了悟,怪不得这人那么积极,比谁都勤奋,原来如此!他们纷纷放下将要向敖摩昂举起的刀。

    他们脑海里还没有班干部服务群众的概念,以为班长一职是个编外的官,对敖摩昂不满的火气便逐渐熄灭了。

    左右今日敖摩昂不在,他们也努力努力,看看能不能也弄个班干部来当一当。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敖摩昂不在,米灵官便开启了大魔王模式,将他们精心准备的文章怼得他们不敢多说一个字。

    今天涉及到的知识点是符箓,大鹏本就对符箓不感兴趣,他被怼岔了气,羽毛一抖一抖的,簌簌地掉下来。

    大青牛见状,使出金刚镯一套,将他掉下来的羽毛套过来,让灵感给自己扇扇风。

    灵感不敢多言,他还得依靠牛函谷身上的水汽维持本体的湿润水亮。

    星宿组今天出场的是奎木狼,他们都对符箓没有多大兴趣,奎木狼面无表情的念完文稿,在米霜风面前甩甩头发,自以为十分冷傲地回到座位上。

    米霜风也不计较,只是将他的文章批得一无是处,让他的眼神越发阴沉。

    批完奎木狼的文章,午休时间门就到了,米霜风瞬间门消失,赶赴西海。

    黄风怪原本也想像敖摩昂一样怼天怼地,力压群雄,但是他不善于辩驳,只能将自己的笔记整理好,打算过去捞个班干部当。

    没想到米霜风走了,黄风怪挠挠头,真是不巧。

    午休有一个半的时辰,米霜风终于回来了,但下午的教习很快开始,黄风怪只好等待教习结束后的时间门。

    昴日鸡和鲁班两人调整好状态,成为今天辩驳的主力,米霜风看着他们互相争辩的场景,乐见其成。

    不过,全真组退场后,正一组上场,所有人安静下来,就连昴日鸡和鲁班都不敢吱一声。

    天下符箓,凡是正一派出品,必属精品。

    众人目不转睛地望着正一派出身的仙官演示画符步骤,无一不叹为观止。

    第一道符,以丹砂为媒介,指尖轻舞,符纸上的画符笔走龙蛇,符成则金光大现。

    第二道符,以血气为媒介,抱阴守阳,血气在符纸上奔腾,肃杀之气尽显,小小符纸不起眼,却能杀人于无形。

    第三道符,以万物灵气为媒介,阴阳相生精妙绝伦,千千万万张符箓悬浮在上空,变化无穷。

    正一派画符是公认的厉害,目前没有人不知好歹,敢站起来挑错。

    正一组的各位代表一雪昨日之耻,大为解气,面对各位仙友的夸奖,却又十分谦虚。

    他们环视一圈,没人敢上来跟他们较量,内心骄傲,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有人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纷纷瞪直了眼,翘起胡子。

    但是那个人,他们是无论如何不敢招惹的,只能频频侧目。

    米霜风感受到他们的异常,以为是谁要挑战他们的权威,便顺着他们的视线一看。没想到那人正看着通灵仙器,不亦乐乎,还将他们绘制的几张符箓踩在脚底,浑然不觉。

    米霜风脸色一沉:“无支祁,你当监课老师,是不是应当先做个表率?”

    无支祁被她一语惊醒,收起脸上的痴笑,望着她,眼神疑惑。

    米霜风指了指他的脚,无支祁低头一看,轻轻将脚挪开:“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回事符箓就到了我的脚下。”

    正一组的仙长不由一问:“大圣,你看什么看得那么投入?”是他们绘制符箓的画面不够精彩吗?

    无支祁咧开嘴一笑,露出雪牙:“那石猴儿到了车迟国,有人正准备和他斗法呢,真有意思。”

    此话一出,众人心里像是被人挠得痒痒的,纷纷朝米霜风问道:“米灵官,今日的任务我们提前完成了,可不可以让我们看看西游的进展。”

    米霜风早已知道剧情,不过看他们那么激动,她应允道:“可以,我直接光柱上给各位直播。”

    她思索片刻,又笑盈盈道:“那今天的课后作业,各位便写车迟国这一难的观后感吧。”

    众人一惊,还要写观后感?

    米霜风轻笑,这一难体现的是佛道相争,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具话题度的。

    米霜风施动法术,光柱上很快出现唐僧师徒几人。

    他们正站在车迟国的王宫大殿上,意欲倒换通关文牒,但是他们的旁边多了一位顶着一片绿油油头发的人。

    虎力大仙那边也多了一位瘦削的俊美青年。

    虎力大仙身穿绣着金丝花纹的道袍,一脸大胡子,正怒斥唐僧师徒罪状。

    “那绿头发的妖精轻慢我正一派的正统在先,而后又欺辱我兄弟,着实可恨,我王就算对他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你这唐三藏有什么本事?竟然敢护着他!”

    虎力大仙威风凛凛,傲气凌人。

    虎力大仙身边的瘦削青年拉住他:“大师兄,你先别生气,他也是误会一场,万望以和为贵啊。”

    “喜力师弟,你放心,大师兄我罩着你,一定为你讨个公道!”虎力大仙拍拍他的肩膀,又朝国王行了一礼:“陛下,还请为我师兄弟做主!让我们兄弟与他们比斗一场。”

    羊力大仙也出声支持:“我们虽出身正一,但是所有派系的道教典籍,均有涉猎,此人凭三言两语便要否定我们的正统,不可饶恕。”

    唐三藏和孙悟空都还没发话,那绿头发的妖僧嗤笑一声:“比就比!你们这些不入流的,难道我怕你们?”

    天上众人听到他们说话,不由得望向正一组的各位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