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象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回到九零年代离婚前 > 第27章 第27章
    这周周五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陈秀玲去了趟窦家庄。

    她将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钉在了食品作坊屋里,之后又跟两个大婶交待了新增加的加盟商订货量。

    两个大婶一个姓王,负责做烧饼。她专门为烧饼订做了一个落地的铁皮大烤箱,插电的,定时给烧饼刷油之类的就可以,操作还挺简单的,一次可以同时烤一百二十个烧饼。

    别说现在只有几个加盟商,就算加到十几个也不怕做不出来。

    另一个大婶姓李,负责腌制鸡肉、给蔬菜蘑菇串串,酱料她负责做最核心的部分,反正酱料目前也用不了多少,等以后规模扩大,她再多招点人。

    这两人虽然都还不熟,便她观两人做事都很勤快,也没发现有偷奸耍滑的时候,不过也可能才刚来没多久,再搭上找份工作不容易。

    但陈秀玲还是决定要激励员工,她对二人道:“咱们工作时间虽不长,但确实挺忙的,所以之前跟你们说的两百块只是底薪,今天开始,凡是加盟商订货量也会给你们算提成,例如烧饼,满1000个,按金额的千分之二算,2000个算千分之五,3000个千分之八,虽说提成不高,但出货量越大,你们肯定是赚的越多的,。”

    陈秀玲话还没说完,两个大婶眼睛就开始心里盘算开了,烧饼批发价三毛五,1000个虽只提七毛,但也是额外的,基本工资25元就已经不算低了,她们毕竟只忙活一上午。而且这两天来拉货的越来越多,别说1000个,基本不会少于2000个,那一天的提成就是三块五,这就跟白得的一样。

    又听老板说了其他东西的提成,有的烧饼的低,有的高,一个干完活也可以帮对方忙也是算的,两人起初还觉得这两天忙越来越多呢,现在却觉得越多越好。

    鼓励了二人一番,陈秀玲便又去找了之前卖鸡的大哥,这大哥叫窦勇智,她之前一直是从对方手里买鸡,合作一直还挺愉快的,而且头次她小小指点了对方一番,对方现在不只卖他自家养的鸡,还会跟村里人收了着鸡去卖,偃然已经拿这当做第二职业。

    如今陈秀玲要加大订货量,自然还是找他。

    窦勇智也不含糊,“没问题,我回头跟村里多收点,要是不够还有附近几个村子呢。”

    陈秀玲点头,强调道:“但鸡的品质不能下降,饲料喂养的可不行。”

    窦勇智以前也不懂自家养和喂饲料有啥区别,后来干这个时间长了才知道喂饲料的鸡没有自家养的好吃,而且还没营养,他这发现这一大卖点。

    两人谈好后,陈秀玲就径直去了居委会。

    早上出来前秦大妈今天约了个加盟商,她过来看看看,一进屋就见秦大妈正热情洋溢的打电话,前两天秦大妈终于开了强,一下子约来两位加盟商,她这个提成按个算,签了合同陈秀玲就将提成给了她。

    因此这阵子秦大妈也是热情高涨,陈秀玲还听她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可惜人家就打着哈哈过去了,没一个想加盟的。

    等了一会儿,秦大妈打完电话还没等陈秀玲开口就道:“早上跟你说的那个加盟商,你一走她就来了,合同都签好了,回头这份你签上就行了,还有这是加盟费。”

    说着秦大妈就把东西交给了陈秀玲,又道:“加盟车她也不用订,回头自己刷下漆就行。”

    陈秀玲接过东西将进随身背着的大挎包里,也没立即起身就走,跟秦大妈又聊了会儿天,就拿着合同离开。

    回到家,陈秀玲把合同放到餐桌上,先给自己拿了杯水,又跑了一下午又累又渴。

    拿起杯子边喝边翻合同,这合同是她花了一百块钱在一家小律师事务所,请律师帮着起草的,不过里面的大部分条款是她参照后世加盟制度制定的,条款还是挺多的,翻了到了第三页才能看到签名。

    然而看到签名时,她差点把水喷出来。

    水呛到喉管,咳了好几声才下来,啥玩意?陈桂花?

    她怎么跑来加盟她的早餐车了?

    她不是卖她的煎饼馃子吗?

    其实事情还要从一星期前说起。

    自打陈秀玲那边被食堂的人叫走以后,就没有再来过,起初陈桂花还很高兴,她的愿望达成了,陈秀玲真的被她赶走了。

    当天回去她就多吃了一套煎饼,没办法,东西卖不出去,每在虽然尽量少准备了,但还是有剩,晚上就只有自家人吃了。

    然而她第二天就笑不出来了,也不知怎么回事,当天她只卖出去一套煎饼,其他摊主生意也没有前几天好,要命的是那帮人准备的东西却是前几天的量,也就跟她一样剩下好多。

    有的摊主就说是因为卖烧饼的小陈没来,因此好多学生都没出来,她听了嗤之以鼻,觉得那只是少数,根本不是这个原因,可一连好几天都是这个情况,而且没有恢复的迹象,她也终于认清现实。

    接下来她就面临新的问题,是不是要把车子卖二手,然后不干了。

    可卖二手要亏钱的,更别提之前准备好的材料,虽说都是吃的,但家里哪吃的了那么多,而且她性子向来要强,要是认栽了,她觉得这将是她终身污点,以后再想出来干点什么,婆家人都会拿这事出来说事。

    她婆婆虽现在不跟他们住一块了,但到底是个难缠的。

    因此她要继续干下去,但要继续干,就不能再卖煎饼了,她自己手艺不行只得找外援,其实她对象牛红兵做饭手艺还可以,以前他们没结婚前,家里饭都是牛红兵做,她那个婆婆是个懒的,只懂吃现成的。

    她想让牛红兵给她帮忙,思前想后只有做馅类的东西最合适,她就让牛红兵帮着调馅,然后一家子包包子、蒸包子,提前弄好她再负责卖,这样省很多事。

    第二天,她的包子果然比煎饼卖的好多了,也可能是之前的小学生们吃范老三家的包子吃的腻了,来买她包子的人还不少。

    然而她这么做自然是得罪了范老三,对方便过来跟她吵了一架,她在农村时吵架可是一把好手,对方夫妻两个都不是她对手,然而对方见没效果,就用了另外一招,降价。

    对方居然跟她打起了价格战,于是他们降,她也降,包子卖的太便宜,其他几个摊主就不能干了,于是凑到一块聊了聊让他们不要价降的太厉害,双方只好恢复原价。

    然而陈桂花的包子卖了两天后,可能是学生的新鲜劲过了,好多还是又去范老三的包子。

    而她回到家,牛红兵和闺女都跟她抗议,说没办法下班放学之后,再帮她做包子,简直太累了,撑不住。

    陈桂花被家里这两个只知道吃的家伙,简直要气死。

    然而她自己学着做了几天,发现做的还是不行,而且有范老三在,她其实也赚不了多少钱。

    正发着愁,周末带闺女逛街时就看到了有人发传单,早餐车加盟。

    上面的东西居然跟陈秀玲卖的差不多,她眼睛一下就亮了。她完全忽略上头写着‘玲玲早餐车’的字样,想着卖的一样肯定陈秀玲也是加盟的这样或是偷学人家的。

    要不然呢?

    她要有这个本事弄什么加盟车,她自己还摆什么摊呢。

    说起来她这个时候确实有些后悔当初把陈秀玲挤走了,但也仅是一丝丝后悔而已,毕竟她看到陈秀玲赚钱就生气,凭啥她能过的比自己好。

    一定不行。

    她按着宣传单上的打了电话过去,听着倒是不错,加盟后给提供成品或是半成品的东西,而且都是批发价,她这阵子早餐做下来,她很了解这些材料行情,对方东西的价格真挺便宜的。

    这么一看真是个好买卖,她只要拿东西去卖就行了,简直不要太省事。

    当即她就动了心,然后听到要交399元的加盟费,她瞬间冷静了下来。

    咋还得交钱,啥也没干了,为啥还得交钱,然而不交就不能做这个生意。

    她回家思前想后,晚上睡不着起身数家里存折上的钱。

    其实结婚七年,除了前些年闺女出生和婆婆生病花了两笔大钱外,家里开支一直被她控制的很好,花不了多少钱,因此她存折上有差不多一万来块钱。

    几百块的加盟费,肯定是出的起的。

    想着已经投入进去的三轮车、各种食材,又盘算了要是生意好的话,估摸着一个月就能把加盟费挣上来,于是她在丈夫不太赞同的声音中,还是选择加盟。

    于是第二天她就交了加盟费。

    陈秀玲回来的时候,对方正好已经离开。

    于是她便看了这份加盟合同,不得不说她此时心情复杂,没想到一向跟她不对付的堂姐居然跑来加盟自己早餐车,这么看好她吗?

    不知有一天如果她知道这是她的生意,会不会气吐血,毕竟她那么讨厌自己。

    不过不管怎么样,陈秀玲不会跟钱过不去,她跟陈桂花虽不对付,但钱是无辜的。

    更何况一想起对方会一直在她这里进货,源源不断给她送钱,她不禁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