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象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唯安与尔 > 第39章 第39章
    墨琳手搭在肚子上,眉心微蹙,似乎睡得不太安稳。

    微弱橘光下,女孩被慕靖安搂在怀里低声哄着。

    慕靖安轻轻搂着女孩,轻拍着女孩的背。

    墨琳的孕期妊娠反应很大,前几个月是吃不下,睡不着,身体还水肿,整个人状态特别不好,脾气也变得捉摸不定,还特别黏慕靖安。

    尽管慕靖安还有慕母都十分用心照顾她,可人还是憔悴成这个样了,医生让多卧床休息,可墨琳哪里静的下来,红着眼眶搂着慕靖安的脖子挂在他身上。

    夜深,卧室里无声的小夫妻旖旎着。

    慕靖安把人哄睡后,轻手轻脚撩开被子打算把白天堆积的工作处理一下,没想到他刚下床,打算给墨琳掖一下被子,墨琳就醒了,看到他好像要走,一下就哭出来了。

    “你去哪儿,别走。”墨琳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落。

    “我不走,我在这儿,不怕啊,靖安在这儿。”男人温和的嗓音轻轻哄着,轻拍着她的背。

    “别留下我自己。”墨琳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不松手。

    慕靖安掀开被子,把身上的泪人儿放回床上,自己也躺下,让女孩躺到他怀里,随后搂住女孩,让她躺的舒服些。

    “不会丢下你,我永远会在你身边,宝贝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

    慕靖安碎碎念着,不一会儿怀里的人儿就重新睡过去了。

    许期来榕城看她,看到她的样子眼眶红了又红,手覆在她的肚子上

    “真是个调皮的孩子,这样让你受罪。”

    墨琳反倒是平静了许多,她唇角扬起。

    “知许倒是很乖的一个孩子,嫂嫂以后可要教教我该怎么做。”

    “这孩子性格这么沉稳,我倒是希望他皮一点。”许期捂着嘴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多年过去,许期早已不是那个宴会上只默默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女孩子了。在和文安的婚姻中,从敬仰他爱慕他,到一步步走到他的身旁和他并肩同行,文安教她做生意,教她管家,教她处理家族中的各种纠纷事务……

    许期说,永远不会后悔和文安相识。

    “性格像我哥,相貌倒是和嫂嫂一样,一样漂亮。”墨琳躺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对了,怎么不见我哥和知许来呢。”墨琳倒是很想很想家人了,想回家看看,但是现在身体状态不允许。

    她很想去爸爸妈妈的碑前,向他们说说自己的担心,她害怕自己做不好一个妈妈,担心自己让周围的人失望,担心自己也像父母那样,早早离开自己……

    “你哥呀,忙起来昏天黑地的,跟他讲注意自己的身体他也不在意。”许期眼泪倏的落下。

    墨琳看她眼泪划过面庞,心里不免一丝慌乱。

    “怎么了?是,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墨琳抽纸递给许期。

    “没什么,家里能有什么事,就是知许最近生病了,缠着你哥,他让我一定好好看看你,等知许身体好些了,你哥就来榕城看你了。”许期记得文安的叮嘱,强忍住眼泪。

    “知许病了?严重吗?我前几天打视频他还好好的呢,怎么突然生病了。”墨琳皱起眉,不免有些担心。

    “不严重,就是这几天温度有些低,小孩子不好好穿衣服,着凉感冒了,养几天就好了,别担心。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这身子,可别多想,要好好休息。”

    “没什么事就好,知许这么黏我哥的吗?”墨琳松了眉头。

    “我这个身体,等胎稳些了我想回家去看看,想回家住一段日子,嫂嫂说好不好。”

    “好~”许期手覆在她的肚子上,唇角牵起。

    因为墨琳身体不好的缘故,慕父慕母搬到了墨琳和慕靖安的住处,来帮忙照顾墨琳。

    墨琳没有和长辈一起生活过,结婚后两人单独住,不和父母一起,现在突然多出来两人,墨琳不适应,但慕父慕母十分照顾她的情绪与身体,慢慢墨琳也习惯。

    墨琳午睡醒了,溜达到厨房,看到慕母在厨房里。

    “妈?”墨琳也进厨房看看灶台上。

    “饿了?我炖着鸡汤,想着你醒了喝。”说着慕母拿小碗给她盛了些。

    墨琳和慕母坐在餐桌对面,她轻轻尝了一口。

    “味道还好吗?”

    “好喝。”墨琳抬头看向慕母,她听到答案很开心。

    “好喝多喝些,你看最近瘦的小脸都尖了,可要多顾着些自己,女人怀胎十月生子多么不容易,琳琳想吃什么喝什么通通告诉妈,妈的厨艺呀特别好,你爸还有靖安都特别喜欢我做的菜,琳琳你要是想吃别的口味的,妈都学着给你做。”慕母喜滋滋的对于墨琳的认可。

    “妈。”墨琳看着眼前保养得体,一看就是生活顺意滋润的女人,她突然想,好像已经记不起母亲的样子了。

    “嗯,多喝些。”慕母笑着,身着天青色裙子,头发向后挽起,着一根玉簪。

    “我呀,一直想有一个女儿,可是生靖安之后伤了身子,这个愿望也就落空了。

    好在你来了,从第一眼见你,我就知道,我们一定会是一家人,果不其然你们结婚了,看到你就像看到我年轻时候了。”慕母满眼欢喜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

    “妈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啊?”墨琳喝完汤放下小碗。

    拖鞋声音从楼梯传来,慕靖安穿着宽松的衣服下来了,头发还湿着。

    他走到墨琳身边,揉揉她的头发,“怎么不再睡会儿了?

    “就是醒了嘛。”墨琳闻到他身上的果香,是墨琳强烈要求他用的沐浴露的味道。

    “琳琳饿了,来的正好,去给琳琳再盛些鸡汤。”慕母看了儿子一眼,指使他去盛汤。

    “还喝吗?”慕靖安直接问她。

    墨琳抿嘴笑了笑,眼睛亮亮的“妈炖的汤好喝,再来一些吧。”

    慕母在一旁看着两人对话,明明没有什么,但就是感觉在撒狗粮。

    “诶呦,我该去浇浇花房里的花了,琳琳多喝些,靖安照顾好琳琳。”说完就摆手去花房了。

    餐厅只剩慕靖安和墨琳了。

    慕靖安去盛了一碗汤端给她。

    “你去干嘛了,还洗澡。”墨琳撅着小嘴,搅着碗里的鸡汤。

    慕靖安不说话,拉过墨琳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

    墨琳感觉到男人腹部板硬的肌肉了,于是喝了口汤砸吧着嘴,手还不老实的在他腹肌上摸来摸去。

    “大中午不睡觉,背着我偷偷健身,说!想去花枝招展给谁看。”说完又捏了两把腹肌,拍一拍,双手捧着碗喝完鸡汤。

    放下碗,墨琳一撇他,看到他盯着自己。

    “看什么,被我说中了?”墨琳假装瞪他。

    “还喝吗?”慕靖安不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笑了笑

    “不喝了,都两碗了。”墨琳接过慕靖安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

    “你那小碗才有多少。”慕靖安轻轻抱起椅子上的墨琳,怕吓着她,动作特别温柔。

    墨琳不反抗,顺从的挽着他的脖子“做什么?”

    “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儿。”慕靖安往墨琳耳朵边轻轻吹了口气。

    “你别禽兽啊,我可是个孕妇。”墨琳瞪大眼,嫩红色的唇轻微张着。

    “你现在尽管作,总有一天我都给讨回来,现在先收点利息。”

    慕靖安把人抱到卧室,踹了一脚把门关上,轻轻把人放到柔软的床上。

    墨琳看他来真的,急忙要起身,可是没等动作,慕靖安覆在墨琳身上,双臂撑着,不至于压到墨琳。

    “不,我还有些饿,我要下去……”墨琳胳膊推他。

    慕靖安把人压在床上亲了会儿,直到人老实了,才松了些力,温柔的啄着女孩的唇。

    “我花枝招展?谁午睡前勾着我,又是亲又是摸的,惹出一身火来又不负责,又是谁前两天捏着我肚子,哭着求我去健身。”

    墨琳妊娠期后喜欢买各种吃的,但是尝两口不喜欢后就塞慕靖安嘴里了,慕靖安也在墨琳孕前期涨了些体重,墨琳某一天晚上睡前,还摸慕靖安的腹部觉得触感不如以前搓衣板似的好了。

    慕靖安控诉一句就啄她唇一下,墨琳被压在床上,被他亲的,眼角含泪,脸通红,落在慕靖安眼里,好不可爱。

    墨琳抽出被压的手,去捏慕靖安的耳朵,慕靖安也任由她捏。

    “你摸摸,搓衣板回来了吗。”慕靖安拉过墨琳的手穿过衣服,到处摸了摸。

    墨琳真心觉得手感不错,但是嘴上也不饶人。

    “也就一般般吧。”

    “嗯?”慕靖安俯身堵住墨琳的嘴,在她唇齿间来回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