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象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玉龙诀 > 第146 倒是小看你了

第146 倒是小看你了

    令人奇怪的是,前面老道士的那一伙人,似乎并不惊慌,而是拔出长剑,排出一个剑阵,以老道士与锦衣少年为中心,围在中间,剑尖向外,严阵以待。

    咦,这老道看来也不是盗贼一伙的。如果是一伙的,应该反过头来一起堵住陈落的队伍才对。

    陈落众人也是纷纷拔出武器,准备应敌。

    于是,沟底的两伙人,与冲下来的劫匪形成了两个包围圈。面对杀气腾腾的劫匪,敌我两方,横戈以待。

    “老子要财不要命,识相点,把身上的财物交出来,就放你们过去!”带头的头目说。

    “我说,诸位劫匪兄弟,我们进山的队伍,身上都是一穷二白,诸位打劫,是不是选错了对象?”老道士看着为首的头目,嘻嘻一笑。

    “我管你们,老子一个月没吃肉了,再不打劫,都要饿死了。”旁边的一个汉子嚷道。

    “要不等回城,我请几位好汉下馆子?”老道士拽了拽褶皱的衣服,拍拍胸脯上的二两肉说。

    “别废话,赶紧的,把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头目似乎不太愿意跟老道扯皮,开始盘问财物。

    “咦,老大,这里还有两个小娘们!”包围陈落众人的一个光头意外看到了陈落的队伍里,热依娜,热古丽两姐妹,顿时眼前一亮。

    众土匪听闻声音,两眼放光,纷纷转过头来,看向陈落这一侧,果然,热依娜热古丽两姐妹,就像两个冰山美人。

    “哈哈——还真是不虚此行,把这娘们绑了,上山给咱大王当压寨夫人。兄弟们好久没开荤了!”

    说着众人唿哨一下,又来了几个人,把陈落几人围了了个水泄不通。

    陈落皱了一下眉头,这西疆大地这是怎么了,怎么到处都是土匪。

    旁边的老道士不干了,直接嚷嚷起来。

    “喂喂,你们怎么不包围我了!我先来的。”

    “不能这么不讲武德!”

    绑匪瞪了一眼老道,“你再嚷嚷,就先送你们上西天。”

    “诸位好汉,若是手头紧张,在下这里还有少许银票,可以拿去暂时缓解。”陈落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若是只是温饱问题,这几张银票,够大伙儿吃一阵子了。

    为首的汉子看到银票,眼前一亮,看来今天这一票,真是遇到了一群肥羊。

    “银票留下,人也要留下!”

    “要人可以,得问问我的长剑是否答应!”热古丽的脸上,已经冷成了冰。

    一柄软剑已经出鞘,向着绑匪的头目刺去。

    “哎呀,不好!小娘们还挺凶的!”头目假装害怕,往后推退了数步。

    “嘿嘿,咱们大王就喜欢这样刚烈的!”旁边一个劫匪一脸的笑着说。

    热古丽冷哼一声,身影一闪,就晃到了出言不逊的劫匪身前,挥剑一刺,直接刺入了劫匪喉咙。

    一股鲜血从喉咙涌出,鲜血洒满一地。

    “敢杀我的人!”头目大怒,“给我上,干死他们!无论死活!”

    众土匪正准备一拥而上,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刚才那个算命的先生,正骑着一匹瘦马,嘚嘚而来。

    “大王回来了!”

    “哼,这下你们完了!”

    陈落定眼望去,这算命的瞎子,居然跟他们是一伙的?还真是蛇鼠一窝。

    “诸位,咱们又见面了!”

    石山明拱拱手,“这位好汉,我们可是交了买路钱的!”

    瞎子扣了扣耳朵,“你的算卦钱是给了,我也告诉你了前路凶险了,你这执意要来,于我何干?”

    “我是不是告诉你了,前路凶险,破财免灾!看在你们心诚的份上,留下身上的财物,放你们离去。”瞎子说道。

    “要是我们不同意呢?”陈落说。

    “不同意?那就得问问兄弟们让不让了!”众劫匪挥舞武器,“不同意,全杀了!”

    “或者,你们出个人,能赢的了我,也可以!”瞎子瞅着石山明众人。

    “让我来会会你!”石拙已经忍不住了!霸王枪往地上一戳,摘了枪套。

    “哎吆,还挺吓人的!”瞎子说,“关寨主,你们关家刀可以会会这个霸王枪!”

    那个为首的头目闻言,掏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刀,只见这刀,刀头青龙偃月,刀身长约丈余,轻轻一挥,发出阵阵龙吟之音。

    好刀!陈落隔着老远,也感受到了这青龙偃月刀的杀意。

    偃月刀对霸王枪,这瞎子倒是会配。

    石拙枪杆一横,霸王枪也发出嗡嗡之音,似乎也渴求一战。

    只见二人身影一挫,直奔对方而来。

    无极棍法展开,霸王枪幻出层层棍影,那个关鹏也不示弱,关家的青龙偃月刀也是势大力沉,与霸王枪不相上下。

    二人很快斗在一起,杀的难分难解,沟底泛起了厚厚的尘烟。

    陈落也是暗暗心惊,这货劫匪不一般,不像是之前碰到的一样,一盘散沙,一杀集散。这伙劫匪中,似乎有不少高手。尤其是那个瞎子,自己居然看不透。

    难怪瞎子爷爷曾经嘱咐,行走江湖,轻易不要惹和尚道士,不要惹算命的瞎子,不要惹行走江湖的女人。这些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就以瞎子爷爷为例,虽然看上去是一个隐居的老人,实际上却是一个绝世之高手,高高手。

    “尼玛,这霸王枪怎么当棍来用!”瞎子看着石拙的招式,越来越不理解。

    不过这并不否认,这棍法使得也是虎虎生风,全是大开大合的招式。石拙关鹏二人斗了快半个时辰了,似乎还没有分出胜负。

    石拙作为新晋筑基境的高手,实力大涨,居然也只能与关鹏打成了平手!

    “呯——”最后一次枪刀相交之后,石拙关鹏二人坐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二人占平了。

    “不错,好身手!”瞎子拍手称赞。

    “你们还有谁,咱们再切磋切磋,若是赢了我,就放你们走。”瞎子给出了条件。

    陈落开启五蕴模式,定眼望去,只见这瞎子气淡定自若,气势不凡,尤其是一双眼睛,居然看不透。到底是真瞎还是假瞎?为什么刚才石拙的一举一动,他仿佛都知道一样。

    这瞎子的境界,绝对不在自己之下,恐怕高出不是一点半点。

    没办法,自己队伍里,身手最好的就是自己了,今天这一关如果过不去,那就别想上山了。

    “让我来会会先生!”陈落一步向前。

    “好,自古英雄出少年,有勇气。”瞎子夸道。

    陈落不敢大意,直接拿出了玄玉钝剑。剑尖所指,也是气涵渊岳。

    “好剑!”瞎子是识货之人,看着乌黑铮亮的玄玉钝剑,也是由衷地赞叹。

    连一旁观战的老道士也轻咦了一声,似乎知道这剑的来历。

    剑来!

    陈落一个启式,天衍绝命剑之投石问路。

    刀来!

    瞎子不敢托大,身手也取出了一柄长刀。

    这刀,三尺精钢打造,历经千锤百炼,饮血无数,一看就是一柄战意盎然杀人无数的刀。随手一挥,居然也有一种龙吟虎啸之音。

    陈落开启幻影千变,天衍绝命剑,直接持剑杀了上去。

    “剑法不错,就是这速度慢了一点。”瞎子一边移动,一边说道。

    陈落剑风所指,皆是杀招,天衍绝命剑,自然是天下少有的杀招。

    随着瞎子的一句点评,陈落身形瞬间提速一倍。

    “哎呀,居然没有尽全力!”瞎子也是惊讶于陈落,居然还有提升速度的潜力。

    “看不出你一个结丹境的小子,能有这样的身法,倒是小看你了!”瞎子说着也是身形一变,速度也是瞬间提升了一倍。

    陈落全力施展,依然是没有碰到瞎子半片衣角,这是碰到高手了。

    沉落不再追求速度,以快打快,显然没有胜算。

    以气化力!心随意动,丹田气海滚滚真力,涌喷涌而出,凝聚于胳膊,胳膊再传导到玄玉钝剑。

    顿时,剑速是下降了一些,但是剑尖之上,传出了嗤嗤之声,一股无形的剑芒,顿时纵横交错。

    这无形的剑芒,更隐蔽,更危险。

    瞎子的脸上开始变得凝重,已经没有了刚才戏谑的表情。因为稍有不慎,被这无形的剑芒戳到,那就是一个血窟窿。

    瞎子一声长啸,紧接着体内滚滚真力也喷涌而出,双方进入了内力角逐的阶段。

    刀剑的挥动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陈落的脸上似乎留下了汗珠。这瞎子的功夫实在是变态。陈落感觉自己的剑上,已经挽着千金的重量。

    已经到了决胜的时刻。

    陈落剑交左手,右手成拳,太祖长拳,一拳轰出。

    “来的好!”瞎子也化掌为拳,对轰了上去。

    嘭——

    陈落空中连续翻滚,扑倒在地。

    “陈落哥!”热依娜扑了上去。

    瞎子收受到大力的撞击,也是后退了十多步,不过状态明显比陈落好很多。

    只是这一衣服一角,似乎被削掉了。

    “好久没有人逼的老夫如此全力施展了!不过还是我赢了。”

    陈落全身疼痛欲裂,感觉这人五脏六腑气血翻滚。强忍着掏出一颗九花玉露丸,吞了下去。

    “还有人要上吗?”瞎子望着石山明众人。热古丽欲冲上去,被石山明拉住了,因为热古丽明显不是对手,上去也是添油!

    自己这方,一平一负,没人能跟瞎子一战,已经是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