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象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综英美]企鹅但是在哥谭 > 第61章 chapter 61
    “达米安?”见达米安沉默着, 塔利亚催促着想要从达米安的口中得到一个结果。

    其实无论达米安选择什么,最后能作出决定的人都只有塔利亚一个, 这也就是西瓦女士会形容塔利亚为‘可怕’。

    塔利亚看似给了达米安选择, 实则是通过这个选择重新控制达米安,但选择权从始至终都在塔利亚的手中。

    “达米安,你的选择呢?要怎么杀死它们呢?亦或者你有别的想法或是选择?说来听听呢。”塔利亚慢条斯理的问。

    达米安动了动嘴皮子。

    “我——”

    终于达米安在心中下定决心, 他抬起头,目光坚定,却又在与塔利亚那带着压迫感和支配欲的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想要坚定吐出来的话语再次变得忐忑。

    “我我想,留下它们。”达米安用有些晦涩的声音说。

    塔利亚眯起眼,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达米安当着她的面前说‘不’,反抗她的意志。

    塔利亚感到了些许不悦, 她分明已经把选择给达米安做好了, 她之前说过的处刑方法,任何一个都是可以执行的,但达米安选了什么。

    达米安选择了‘别的想法’,但塔利亚给达米安的‘别的想法’里, 并没有留下企鹅这一项。

    真是如此的令人不悦,同时,除了不悦外,塔利亚还有一种诡异的自豪感, 她的孩子,来自于蝙蝠侠的那部分正在反抗她的支配。

    强大的蝙蝠家的基因, 达米安是如此的优秀,他天生就应该站在最顶端。

    塔利亚假装没有听清的模样,她在给达米安一个改变自己想法的机会。

    “什么?”

    于是她又问了一次, 这次她凑近了达米安,这是一个她伸手就能摸到达米安头的距离。

    塔利亚的控制欲和支配欲可远远比蝙蝠侠恐怖得多。

    达米安咬了咬牙,他道:“我想要留下这些企鹅,母亲。”

    “这只是些小动物,它们并不能影响到我们些什么,是无伤大雅的存在,我会看好它们、盯紧它们,不让它们有任何机会向外边传递信息。”达米安飞快的说。

    “或者,我们甚至可以利用这些企鹅抓住幕后试图探查刺客联盟秘密的黑手,让他们知道,他们的不自量力带来的后果。”达米安说。

    谁会相信这些企鹅会是自主行动的呢?尽管达米安清楚这些企鹅绝对是自作主张的行动!背后根本没有人指挥它们。

    而它们为什么会潜入刺客联盟也是一件非常好猜测的事儿。

    它们与杰森·陶德熟识,它们知道杰森·陶德需要刺客联盟的圣水,拉萨路泉水来稳定身体不崩坏。

    而杰森·陶德为了不让达米安或者说刺客联盟盯上这些企鹅。

    他甚至愿意与达米安闹翻,他知道如果达米安将他的背叛告知塔利亚。

    杰森将不能再从刺客联盟的基地里获得拉萨路泉水,即便如此,杰森依然那般做了。

    所以企鹅们一定是为了杰森来刺客联盟盗取拉萨路泉水的。

    不过这些是只有达米安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杰森和企鹅建立了深切的羁绊,以至于杰森会为了企鹅与刺客联盟对立,哪怕自身将会面对死亡的威胁,企鹅们则是为了杰森能稳定□□,潜入刺客联盟,冒着生命危险窃取拉萨路泉水。

    如此深切的羁绊令达米安心中有了些许奇怪的感觉,有点泛酸、也堵得慌,这是他从没体会过的情绪,却清楚地知道这名为什么。

    ‘嫉妒’。

    他嫉妒杰森和企鹅的羁绊。

    他不明白。

    为什么杰森在离开蝙蝠侠独自一人后还能收获自己宁死也要守护的羁绊,他生活在刺客联盟这样一个‘大家族’里却仍然感到孤独和压抑?

    来到哥谭后,达米安能够察觉到自己的变化,他开始脱离塔利亚的控制思考一些事情,做一些事情。

    达米安很喜欢这种感觉,既然是喜欢着的,所以那是好的吧。

    达米安还不忘记为自己扣上‘是为了刺客联盟好,为了抓住幕后黑手’的想法,以此来博得塔利亚的肯定。

    塔利亚还不懂达米安在想些什么吗。

    她凝视着面前拼命编造着理由,试图让塔利亚同意留下企鹅的达米安,她脸上柔和的笑容也在逐渐消退,转化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没有笑,只是她的脸本就看起来柔和,令她多了份似笑非笑的感觉。

    塔利亚叹了口气,为了达米安的叛逆,达米安八岁就迎来了叛逆期,是不是有点太早了点?

    不过没关系,无论是杀死企鹅亦或者留下企鹅,塔利亚都可以将它转变为对达米安的支配。

    “所以我可以留下它们吗?母亲。”达米安抬头。

    那双倒映着蜡烛绿光的眼睛仿佛燃烧着磷火。

    他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姿态,仿佛那个不可一世的、为刺客联盟的未来做打算的少主。

    可塔利亚就是知道,达米安并非是为了什么刺客联盟,他只是为了自己,他想要这些企鹅。

    “这是你对我的请求吗?达米安。”塔利亚开口问。

    见事情好像并没有绝对的倒向塔利亚那一边,完全不知道‘请求’意味着掌控的达米安立刻回答道:“是的,母亲,我请求您允许我留下它们。”

    斯基伯叹了口气道:“这小孩儿中他妈的计了。”

    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达米安不需要向谁请求些什么。

    如果他向塔利亚请求这件事,就意味着他依然是属于塔利亚的。

    他需要塔利亚同意,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依然被控制着,被支配着。

    见达米安毫不犹豫的这样回答,塔利亚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这样的话就没办法了啊,毕竟是‘达米安’对我的请求,作为母亲的我自然应该满足你的愿望。”塔利亚这般说着。

    达米安却从中品出了一些别的东西,他抿了抿唇,他知道这不仅仅是一次请求这般简单。

    塔利亚是在告诫他,她是因为达米安·古尔这刺客联盟少主的身份才会答应达米安的请求,但‘达米安’并不是无可取代的。

    如果达米安不努力让塔利亚感到满意的话,不仅请求会被拒绝,连同‘达米安’都会被收回去。

    “所以达米安不能辜负我的期望,你身上背负着的可是刺客联盟的未来,是刺客联盟实现正义目标的领导者,你明白吗?”塔利亚温声细语地说。

    达米安微微垂下头,他捏紧了笼子的一角,冷汗从他额角划过。

    他用莫名变得有些嘶哑的声音说:“是的,我明白母亲。”

    这时,一只柔软的、微凉的东西盖住了他捏着笼子的手,达米安看向笼子,是一只企鹅用鸟翅盖住了他的手,像是在无声地安慰达米安一般。

    是那只很可爱的企鹅,它的眼中甚至透露着对达米安的关心,他从一只企鹅的眼中看到了关心的情绪,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情吗?

    有吧,这只企鹅在无声的安慰自己,这也的确让达米安感受到了些许安慰。

    塔利亚自然也是看到了企鹅和达米安的小互动,她眯了眯眼,既然她已经答应了达米安,她自然就不会反悔,她不是那样的人。

    那会令达米安生起反叛的情绪。

    塔利亚了解达米安,这也就是塔利亚会逼迫达米安做出选择,却绝不会替达米安选择的原因。

    假如塔利亚当着达米安的面带走这些小东西或者杀死它们,以达米安天生反骨的性格来看,它有极大概率会彻底摆脱塔利亚的控制。

    他会选择暴起反抗塔利亚的概率更高,而不是因为塔利亚的恐吓顺服。

    塔利亚好不容易才令达米安收起了他的逆骨,令他对自己产生畏惧,可不想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儿前功尽弃。

    “不要让这些柔软的小东西腐蚀你的内心,让你变得心软,明白吗?达米安。”塔利亚说出最后的警告。

    “我不会的,母亲。”达米安保证。

    塔利亚最后看了一眼笼子里的四只企鹅,随即转身离开了这条走廊。

    直到塔利亚的身影离开了走廊,达米安才终于松了口气,他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他忍不住用责怪的目光看了眼笼子里不嫌事儿大的四只小企鹅。

    他半抱怨的晃了晃笼子,令四只企鹅在笼子里东倒西歪,这就算是他的报复了。

    他说:“你们可把我害惨了,想想怎么回报我的救命之恩吧。”

    达米安清楚这些企鹅能够听懂他说话,所以他毫不介意的这样问了。

    倒是桑德拉和卡珊德拉用奇怪的目光扫视了达米安一阵。

    达米安也意识到自己和企鹅说话在西瓦女士和卡珊德拉的眼中是多么的愚蠢,他轻咳了一声,扯了扯盖在头上的兜帽,遮住自己逐渐发烫的耳朵。

    他抱紧怀里的笼子,快步从桑德拉和卡珊德拉的身侧跑过。

    路过时还踹了一脚匍匐在地上的水滴兽,命令它们滚回自己该待的地方。

    卡珊德拉的眸子闪了闪,她能感觉到,达米安发生了什么变化、

    表面看上去,他依然是那个傲慢、自大的小混球,可是和塔利亚作对这件事儿就不像是达米安会做出来的事儿。

    卡珊德拉和达米安的关系比较好还有一个原因,他们都被塔利亚支配着,他们都恐惧着塔利亚,尽管达米安在来到哥谭之前并不那样认为。

    达米安发生了某种变化,或许是和卡珊德拉一样的变化。

    卡珊德拉想要脱离刺客联盟,无论去哪儿都好,她都不想再待在这里,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要逃走。